神秘的“非瘟疫苗”,背后隱藏了哪些問(wèn)題?

  • 點(diǎn)擊次數:
  • 日期: 2019-10-17
  • 來(lái)源: 防疫一線(xiàn)

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發(fā)進(jìn)展一直是生豬養殖行業(yè)關(guān)注的熱點(diǎn)。近期由于國內外研發(fā)技術(shù)上的進(jìn)展、重大突破等多種因素,非洲豬瘟疫苗的話(huà)題也是被推上風(fēng)口浪尖,引起一波又一波的探討。

中國農業(yè)科學(xué)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取得了階段性成果,創(chuàng )制了非洲豬瘟候選疫苗,臨床前中試產(chǎn)品工藝研究初步完成;越南農業(yè)與農村發(fā)展部防治非洲豬瘟疫苗取得初步成果,越南農業(yè)學(xué)院已在實(shí)驗室對該疫苗進(jìn)行試驗并取得積極成果;美國輝寶動(dòng)物保健公司在非洲豬疫苗的研發(fā)上取得重大進(jìn)展,涉及到一組“肽”的鑒定,這組肽顯示出很強的潛力,可以被制成一種針對非洲豬瘟的疫苗,該公司正在申請專(zhuān)利保護……

疫苗研發(fā)有進(jìn)步對養豬行業(yè)是好事,但有些不法分子卻把養豬人對于疫苗需求的焦慮心態(tài)當成是一種“商機”。從新聞上捕風(fēng)抓影,在市場(chǎng)上推銷(xiāo)起非合法的“非洲豬瘟疫苗”,如白瓶苗、走私苗、特效疫苗等等。

白瓶苗

網(wǎng)絡(luò )配圖

這個(gè)疫苗很神秘

“經(jīng)常有業(yè)務(wù)人員來(lái)推銷(xiāo)‘產(chǎn)品’,說(shuō)的很神秘。”“疫苗產(chǎn)品無(wú)批文,無(wú)廠(chǎng)址,無(wú)商標,最多有個(gè)生產(chǎn)日期。”多數網(wǎng)友表示,這種疫苗可信度不高。疫苗無(wú)批文肯定不能通過(guò)正常途徑售賣(mài),一般通過(guò)中介介紹或是電話(huà)銷(xiāo)售,推銷(xiāo)人員通常會(huì )說(shuō)某某大企業(yè)用過(guò),并把效果說(shuō)得天花亂墜。普通用戶(hù)無(wú)法辨別疫苗質(zhì)量,無(wú)法判定疫苗有無(wú)效果,也無(wú)法確定疫苗是否會(huì )致病,貿然使用造成的損失可能會(huì )更大。

另外還有網(wǎng)友表示,“市場(chǎng)上本來(lái)就沒(méi)有正規的非洲豬瘟疫苗產(chǎn)品,冒牌產(chǎn)品的猖獗可想而知。”他表示,雖然非洲豬瘟疫苗研制取得一定進(jìn)展,但還有很長(cháng)的路要走,這是由非洲豬瘟病毒的復雜性決定的,短期內不可能有疫苗。

業(yè)內人士唐塔(化名)先生指出,在市面上有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170元/頭份的白瓶“非洲豬瘟疫苗”。據悉,具體的免疫效果還需要時(shí)間收集與統計。他認為,對于非正規疫苗,希望是一種嘗試,而不是一種斂財的工具。

業(yè)內人士霍展爭先生表示,據個(gè)人了解現在無(wú)有效的疫苗與藥物。市面上的“神藥”、“神苗”多是騙錢(qián)的把戲。

業(yè)內人士歐陽(yáng)(化名)先生表示,目前在貴州沒(méi)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“白瓶苗”,自己也不相信這種非正規疫苗,個(gè)人的知識理念上認為目前的疫苗是無(wú)效。

業(yè)內人士曹松嶸先生表示,市場(chǎng)上打著(zhù)非洲豬瘟旗號的“疫苗”是有所耳聞的。他認為在不違背法律的原則上,需理性客觀(guān)對待。出現非洲豬瘟疫情這個(gè)問(wèn)題,相關(guān)企業(yè)無(wú)論是豬場(chǎng)、藥廠(chǎng)、疫苗企業(yè)或是研究單位、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等都有義務(wù)與責任去想解決辦法,對于這樣的態(tài)度是給予支持的。但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,在營(yíng)銷(xiāo)層面出現一些虛假宣傳的現象,這就需要區別對待。一方面要鼓勵大家擔起非洲豬瘟防控的主體責任,另一方面在辦法沒(méi)有得到確切的認證前,不可過(guò)度宣傳甚至是虛假宣傳。對“非分之想”,借非洲豬瘟疫情推銷(xiāo)“假苗”,糊弄養殖戶(hù),騙取養殖戶(hù)錢(qián)財的行為一定要加以遏制。

豬場(chǎng)獸醫陳一(化名)先生表示,對比其他疫病的成熟疫苗,目前的“非洲豬瘟疫苗”應該是達不到抗體水平高、副作用小的效果。具體效果還要繼續等時(shí)間驗證,切忌病急亂投醫。

毋庸置疑,疫苗需求很急迫

對于非洲豬瘟疫苗,豬場(chǎng)有著(zhù)迫切的需求。一豬場(chǎng)養戶(hù)表示,天天埋死豬的心情,有誰(shuí)知道?目前他已經(jīng)清場(chǎng),如果以后有了安全有效的疫苗,還想重新養豬。

曹松嶸也表示,生產(chǎn)一線(xiàn)對于非洲豬瘟疫苗的需求是很急迫的。但千萬(wàn)不能因為“急迫性”,就忽略疫苗的風(fēng)險評估,沒(méi)有風(fēng)險評估造成的副作用會(huì )帶來(lái)更大的損失。他個(gè)人認為,對于近期6個(gè)月內有復養計劃的豬場(chǎng),不要過(guò)度依賴(lài)疫苗的研發(fā)。當然,將來(lái)隨著(zhù)疫苗研發(fā)的成熟,通過(guò)實(shí)驗進(jìn)行評估,不斷證明其有效性、可行性,能對未來(lái)的復養生產(chǎn)起到至關(guān)重要的作用。

唐塔(化名)表示,一線(xiàn)豬場(chǎng)對于非洲豬瘟疫苗的需求是毋庸置疑的。因為迄今為止,我們對于非洲豬瘟除了東躲西藏的“躲避”,沒(méi)有其它有效的辦法。

陳一(化名)表示,非洲豬瘟的污染面越來(lái)越大,只靠生物安全防控很吃力;未來(lái)如果有了非洲豬瘟疫苗,抗體水平足夠,能抵擋大環(huán)境中的病毒感染,能穩定生產(chǎn)。

盲目上馬“疫苗”有風(fēng)險!

曹松嶸指出,針對疫苗防控必須要注意,新疫苗的研發(fā)都需要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的嚴謹實(shí)驗才能真正應用。需要更多了解疫苗的效果,不能憑單一豬場(chǎng)的使用情況來(lái)評判。不同豬場(chǎng)使用情況存在差異,有的可能有效果,有的可能風(fēng)險很大,不但沒(méi)有保護,而且出現副作用。在以往的新疫苗推向市場(chǎng)的過(guò)程中存在這樣的現象。

有網(wǎng)友表示,病毒病沒(méi)有“神藥”和“特效藥”,生物安全防護和豬群的健康度決定防疫的成敗。無(wú)論什么狀況下,對生物安全的防護和投入都要放在第一!

霍展爭表示,非洲豬瘟防控要注意:第一、不接觸就不會(huì )感染。豬只要不接觸病毒就一定不會(huì )感染,因為豬自身不會(huì )產(chǎn)生非洲豬瘟病毒,生物安全只是讓我們不要人為的把病毒帶給豬。

第二、考慮空氣、鳥(niǎo)、鼠、蚊、蠅等傳播因素。病毒顆粒大不會(huì )懸浮于空氣中,是在試驗室空氣靜止的狀態(tài)下?涩F實(shí)中空氣在流動(dòng),在飛沙走石沙塵暴等情況下,還能說(shuō)風(fēng)吹不起病毒嗎?我們只能管住人,除了人為可控的生物安全措施外,還需考慮更多人力無(wú)法抗拒的傳播因素。

歐陽(yáng)(化名)表示,建議做好生物安全,不要依靠疫苗。疫苗的使用只是方便一時(shí)的做法,留下的隱患會(huì )很多。會(huì )不會(huì )造成病毒的變異,讓大環(huán)境更加惡化?這一點(diǎn)是我們必須考慮的問(wèn)題。正確的復產(chǎn),必須是科學(xué)性指導,配合政府搞好大環(huán)境衛生,一個(gè)干凈的大環(huán)境比什么都好。讓環(huán)境衛生變得更簡(jiǎn)單,給予有限的動(dòng)物福利才是我們持續發(fā)展的方向。

非洲豬瘟疫苗何時(shí)面市?

這個(gè)問(wèn)題恐怕無(wú)人能答。

據了解,目前國內外均沒(méi)有有效的非洲豬瘟疫苗,主要由其病原生物學(xué)特性決定的。非洲豬瘟病毒基因類(lèi)型多,數量龐大,免疫逃逸機制復雜多樣,可逃避宿主免疫細胞的清除,F階段已有一些非洲豬瘟疫苗的研發(fā)進(jìn)展,雖然能誘導產(chǎn)生一定水平的抗體,但并不具備中和非洲豬瘟病毒的能力,無(wú)法達到有效防控非洲豬瘟的目的。

農業(yè)農村部副部長(cháng)于康震在新聞媒體發(fā)布會(huì )上表示,非洲豬瘟疫苗研發(fā)是一個(gè)世界性難題,到目前為止在國際上也沒(méi)有任何一種非洲豬瘟的疫苗被批準上市。疫苗研發(fā)是一個(gè)非常復雜的系統工程,特別是對疫苗的生物安全性要求非常高,盡管我們有了好的起步,但成功研發(fā)出安全、有效、質(zhì)量可控的非洲豬瘟疫苗任重道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