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性看待非洲豬瘟疫苗,不能過(guò)度質(zhì)疑與過(guò)度依賴(lài)

  • 點(diǎn)擊次數:
  • 日期: 2019-10-17
  • 來(lái)源: 防疫一線(xiàn)

面對非洲豬瘟這個(gè)世界性的百年難題,業(yè)內對非洲豬瘟疫苗的呼聲很高,但疫苗卻是一把雙刃劍,也有很多人認為不能輕易上市。

國內從事非洲豬瘟研究的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家就指出,采取生物材料是非洲豬瘟防控的下下策,是迫不得已的手段,這種方法不能從根本上將非洲豬瘟病毒從豬體內清除。

而且,疫苗的使用有可能縱容傳染源的存在,讓傳播途徑控制放松,使保護易感動(dòng)物額外多出一部分支出。此外,疫苗的使用還可能帶來(lái)其他系列問(wèn)題,包括疫苗株的變異,以及在疫苗的壓力下病毒的變異等等。更重要的是,非洲豬瘟的消除將遙遙無(wú)期。

但相關(guān)專(zhuān)家也表示,在目前消除傳染源、控制傳播途徑、保護易感動(dòng)物均不能奏效的情況下,又不得不接受疫苗在防控非洲豬瘟上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。

農業(yè)農村部種豬質(zhì)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(廣州)樊福好研究員卻對此表示深深地憂(yōu)慮,他指出,非洲豬瘟進(jìn)入中國以來(lái),疫情形勢異常嚴峻,給養豬業(yè)帶來(lái)了重大損失。由于養豬行業(yè)防疫上的期盼、科研機構本身的訴求以及金融機構追逐利益的鼓動(dòng),加上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政治層面上的要求,疫苗研發(fā)被推上了風(fēng)口浪尖。但是,如果不審慎對待非洲豬瘟弱毒疫苗的研發(fā)和推廣,將給我國的養豬業(yè)帶來(lái)更加深重的災難。

如何看待非瘟疫苗

一方面是岌岌可危的養豬業(yè),另一方面是使用疫苗可能存在的隱患,在這樣的情況下,作為防控主體的養豬戶(hù)對非洲豬瘟疫苗又是如何看待的?筆者對部分養殖戶(hù)進(jìn)行了采訪(fǎng)。

 

 

廣州市潤牧動(dòng)物保健品有限公司李漢青養殖了300多頭母豬,他表示,養豬人對非洲豬瘟疫苗有迫切需求!他認為非洲豬瘟疫苗應盡快上市,因為現在行業(yè)需要快速恢復,增加復養的信心,同時(shí)降低行業(yè)損失及社會(huì )浪費!一旦疫苗上市,他會(huì )考慮使用。

新興縣恒業(yè)養殖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顏東麟則表示,雖然現在養殖戶(hù)對非洲豬瘟疫苗需求極為迫切,但非洲豬瘟疫苗不該上市。因為非洲豬瘟病毒極為復雜,他并不看好非洲豬瘟疫苗的效果。因此,即使真的有疫苗了他也會(huì )選擇觀(guān)望,先看別人用的使用效果如何,再考慮用不用。

普寧市池尾潮源豬場(chǎng)總經(jīng)理洪金潮則更關(guān)注非洲豬瘟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問(wèn)題。他認為,非洲豬瘟疫苗倉促推出必將貽害無(wú)窮,因為西方國家近百年的研究都未能推出有效疫苗,而我國僅用不到一年的時(shí)間就研發(fā)出來(lái),以科學(xué)的嚴謹來(lái)說(shuō),他不太相信。所以,在豬場(chǎng)防控良好的情況下,如果非洲豬瘟疫苗沒(méi)有證實(shí)有確切效果,他不會(huì )考慮使用。

陽(yáng)山宏業(yè)農牧發(fā)展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潘偉方認為,盲目強行出來(lái)的疫苗肯定會(huì )有很多后遺癥,但面對如今的形勢,可能會(huì )觀(guān)察一到兩個(gè)月后才全面使用!

新疆一規模養殖場(chǎng)負責人唐朝指出,養豬場(chǎng)對非洲豬瘟疫苗的需求是毋庸置疑的。他希望有效的非洲豬瘟疫苗能夠盡快問(wèn)世,因為養殖戶(hù)在非洲豬瘟面前實(shí)在太無(wú)助,太弱小了。

他認為,在非洲豬瘟肆虐,養豬業(yè)束手無(wú)措的現狀下,非洲豬瘟疫苗無(wú)論從哪個(gè)層面講,都是具有積極意義的。唐朝表示,我們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得到完美的解決方案,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非洲豬瘟疫苗的不完美而否定它。因此,我們必須理性務(wù)實(shí)的降低自己的心理預期。

唐朝提醒,非洲豬瘟防控并不是說(shuō)打上疫苗就萬(wàn)事大吉了。在疫病防控中,只有宿主的耐受性與病原的感染量達到均衡狀態(tài)時(shí),疫苗如同游碼,才能起到?jīng)Q定性的作用。

非洲豬瘟防控在于降低感染力和增加耐受力,兩方面的共同作用,才到達到最好的防控效果。降低感染力就是通過(guò)生物安全措施殺滅清除或者減少降低環(huán)境中病原的載量;提高耐受性就是保證機體各系統,特別是免疫系統的正常工作,并且通過(guò)免疫接種,建立機體的特異性免疫,達到抵御病原侵害的目的。

因此,無(wú)論非洲豬瘟疫苗是否問(wèn)世,生物安全措施都是必須的,是非洲豬瘟防控工作中最基礎的部分。

生物安全措施決定防控效果的上限,疫苗接種決定防控效果的下限。生物安全做的越好,疫苗接種的效果也越好。完美的生物安全措施,可以完全不用免疫接種。

唐朝表示,會(huì )根據本地的疫情感染壓力與國家政策,來(lái)評估是否使用非洲豬瘟疫苗。在產(chǎn)能滿(mǎn)足的情況下,可能會(huì )強免;如果現在這種感染壓力,會(huì )選擇先觀(guān)望;如果本地大面積爆發(fā),則會(huì )謹慎使用。

對于非洲豬瘟疫苗可能帶來(lái)的隱患,唐朝認為,辦法總比問(wèn)題多,養殖戶(hù)要理性面對、沉著(zhù)應對。理論上耐過(guò)帶毒生產(chǎn)與免疫接種疫苗的性質(zhì)是一樣的,所以糾結用不用疫苗的問(wèn)題沒(méi)有意義。

唐朝指出,豬群的健康度,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動(dòng)態(tài)過(guò)程。對非洲豬瘟疫苗的過(guò)度質(zhì)疑,與過(guò)度依賴(lài),都是非理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