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芳洲: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的比較

  • 點(diǎn)擊次數:
  • 日期: 2018-11-01
  • 來(lái)源: 防疫一線(xiàn)

免責申明:本文目的是比較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,提高對非洲豬瘟的科學(xué)認知。任何涉及與非洲豬瘟相關(guān)的其他問(wèn)題,一切以國家相關(guān)機構規定與政策為準。

01介紹

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,都是OIE動(dòng)物衛生法典要求必須報告的動(dòng)物疫病,都是我國動(dòng)物疫病名錄一類(lèi)動(dòng)物疫病,都是造成極大經(jīng)濟損失的豬的“瘟疫”,但它們是完全不同的病毒引起的,下文比較了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的異同點(diǎn)。

02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的比較

2.1病原

經(jīng)典豬瘟Classical swine fever(CSF)

經(jīng)典豬瘟病毒Classical swine fever virus(CSFV),屬黃病毒科、瘟病毒屬,單股正鏈RNA病毒,基因組長(cháng)約12.3kb,編碼基因僅含1個(gè)開(kāi)放閱讀框,可以加工成為12個(gè)蛋白:Npro、C、Erns、E1、E2、P7、NS2-3、NS4A、NS4B、NS5A和NS5B,病毒粒子直徑約為70nm左右,近似于球形,核衣殼是二十面體,立體對稱(chēng),有包膜,豬瘟病毒不耐熱,56℃ 60min可滅活,對環(huán)境的抵抗力不強,但存活的時(shí)間取決于含毒的介質(zhì)。60℃ 10min使其完全喪失致病力,而脫纖血中病毒在68℃ 30min尚不能滅活。含毒的豬肉和豬肉制品放置幾個(gè)月仍有傳染性,有重要的流行病學(xué)意義。在豬糞便中豬瘟病毒于20℃可存活2周,4℃可存活6周以上。乙醚、氯仿和去氧膽酸鹽等脂溶劑可較快使病毒失活,喪失感染性。2%氫氧化鈉是較好的消毒藥。

非洲豬瘟African swine fever(ASF)

非洲豬瘟病毒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(ASFV),非洲豬瘟科非洲豬瘟病毒屬,雙股線(xiàn)狀DNA,基因組長(cháng)170~190kb(約是經(jīng)典豬瘟的15倍),基因編碼超過(guò)170個(gè)蛋白,病毒粒子直徑約為200nm左右,20面體,呈現六邊型,立體對稱(chēng),有囊膜和內膜,60℃時(shí)病毒可存活20min;56℃可存活70min,25~37℃可存活數周;4 ℃可存活超過(guò)1年;凍肉中可存活數年甚至數十年。pH:4~11.5,無(wú)血清;pH:4~13.4,有血清;未熟肉品、腌肉和泔水中可長(cháng)時(shí)間存活。非洲豬瘟病毒在環(huán)境中具有高度抗性,在儲藏在4℃的血液中能存活半年至1年;在室溫下糞便中能存活11天,在污染的豬圈中至少能存活1個(gè)月。在儲存在3.9℃的肉類(lèi)中150天內仍具感染性、在咸干火腿中140天仍具有感染性,在冰凍的尸體中幾年之后仍具有感染性。乙醚、氯仿等脂溶劑可破壞囊膜使其失活。

2.2流行病史

經(jīng)典豬瘟

1833年美國俄亥俄州有該案例,1885年首先在美國鑒定,以后傳播到世界各大洲。我國首例豬瘟沒(méi)有明確的記載,據記載,1925年?yáng)|南大學(xué)農科系首次嘗試使用CSFV超免血清治療豬瘟。1945年,我國首次分離到CSFV強毒石門(mén)株。

非洲豬瘟

1921年,東非國家肯尼亞首次確認非洲豬瘟疫情。之后,于1957年傳入歐洲,1971年傳入美洲,2007年,首次傳播至歐亞接壤的格魯吉亞,迅速傳入俄羅斯,并在高加索地區定殖。2012年,傳入烏克蘭,2013年傳入白俄羅斯。2014年傳入波蘭、立陶宛、拉脫維亞、愛(ài)沙尼亞,2016年傳入摩爾多瓦,2017年傳入捷克,羅馬尼亞。2018年8月傳入我國遼寧。

2.3流行特點(diǎn)

兩者皆不傳染人,不是人蓄共患病。在世界范圍廣泛流行,發(fā)病率及死亡率高,一年四季均可發(fā)生。

2.4流行毒株、易感動(dòng)物和傳播途徑

經(jīng)典豬瘟

我國大陸地區主要流行的CSFV毒株包括2.1、2.2和1.1基因型,偶爾有2.3基因型的報道。1994年我國臺灣地區報道了基因3型的CSFV毒株。我國CSFV主導基因型為2.1,特別是其中的2.1b。最近,我國南方地區鑒定了一種新的2.1c和2.1d亞型。在自然條件下只感染豬,不同年齡、性別、品種的豬和野豬都易感,一年四季均可發(fā)生。病豬是主要傳染源,病豬排泄物和分泌物,病死豬和臟器及尸體、急宰病豬的血、肉、內臟、廢水、廢料污染的飼料,飲水都可散播病毒,豬瘟的傳播主要通過(guò)接觸,經(jīng)消化道感染。此外,患病和弱毒株感染的母豬也可以經(jīng)胎盤(pán)垂直感染胎兒,產(chǎn)生弱仔豬、死胎和木乃伊胎等。

非洲豬瘟

依據B646L/p72基因,引起首起ASF的病毒屬于基因II型,與目前在俄羅斯和東歐流行的格魯吉亞毒株(Georgia 2007)同屬于一個(gè)進(jìn)化分支。家豬和野豬對非洲豬瘟均易感。各年齡段豬均可感染。軟蜱是非洲豬瘟病毒的自然宿主和傳播媒介。

2.5臨床癥狀和病理變化

兩者都可分為超急性型、急性型、亞急性型和慢性型,臨床癥狀都以發(fā)病急、高熱稽留和全身泛發(fā)性出血為特征;病理變化特征為全身性的臟器出血,有淤血點(diǎn)或斑,臟器充血水腫等。

2.6鑒別診斷

二者之間,且需要與高致病性豬藍耳病、豬丹毒、沙門(mén)菌感染、巴氏桿菌感染、豬鏈球菌感染、鉤端螺旋體感染、香豆素抗凝血劑中毒、圓環(huán)病毒。ㄘi皮炎腎病綜合征與斷奶仔豬多系統衰竭綜合征)、副豬嗜血桿菌感染、偽狂犬病、血小板減少性紫癜、華法林中毒、重金屬毒性和其他普遍敗血癥或出血性疾病等進(jìn)行鑒別診斷。

2.7發(fā)現疑似癥狀應何處理

經(jīng)典豬瘟:立即上報,及時(shí)送檢。

非洲豬瘟:不能私自檢測,對可疑病例應采集抗凝血、脾臟、扁桃體、腎臟、淋巴結和血清等樣品,低溫運送至國家外來(lái)動(dòng)物疫病研究中心進(jìn)行確診(地址:山東省青島市城陽(yáng)區紅島鎮東大洋岙東南路21號;電話(huà):0532-87839188)。

2.8國家或地方有無(wú)定期檢測

經(jīng)典豬瘟:(1)地方政府按當地情況定期進(jìn)行每月監測;(2)春秋末監測,分別于六月底和十二月完成;(3)發(fā)現疑似病例時(shí)進(jìn)行樣品采集和及時(shí)檢測。

非洲豬瘟:無(wú)。

2.9疫苗研究進(jìn)展

經(jīng)典豬瘟:1954年,我國成功研制豬瘟兔化弱毒疫苗(C株),才扭轉了這一局面。E2亞單位疫苗等。超過(guò)50家生物制品公司從事CSF疫苗的生產(chǎn)。

非洲豬瘟:全球范圍無(wú)疫苗,只能采取撲殺凈化措施。

2.10國家的防控措施

經(jīng)典豬瘟

第一,安全和有效的標記疫苗和配套的DIVA(區分感染和免疫動(dòng)物)診斷技術(shù)。第二,應采取區域性或全國性的凈化根除運動(dòng)。三、綜合使用免疫措施和其他策略,例如病毒學(xué)和血清學(xué)監測和生物安全措施。借鑒歐盟和美國對CSF和偽狂犬病的根除經(jīng)驗。四、建立同時(shí)監測多種病原的方法,包括不同的瘟病毒和其他病毒,因為BVDV在牛血清中廣泛存在,以及其他微生物的污染和其他病毒的混合感染。

非洲豬瘟

由于目前在世界范圍內沒(méi)有研發(fā)出可以有效預防非洲豬瘟的疫苗,但高溫、消毒劑可以有效殺滅病毒,所以做好養殖場(chǎng)生物安全防護是防控非洲豬瘟的關(guān)鍵。

一是嚴格控制人員、車(chē)輛和易感動(dòng)物進(jìn)入養殖場(chǎng);進(jìn)出養殖場(chǎng)及其生產(chǎn)區的人員、車(chē)輛、物品要嚴格落實(shí)消毒等措施。

二是盡可能封閉飼養生豬,采取隔離防護措施,盡量避免與野豬、鈍緣軟蜱接觸。

三是嚴禁使用泔水或餐余垃圾飼喂生豬。

四是積極配合當地動(dòng)物疫病預防控制機構開(kāi)展疫病監測排查,特別是發(fā)生豬瘟疫苗免疫失敗、不明原因死亡等現象,應及時(shí)上報當地獸醫部門(mén)。

03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病原特性和在我國的流行分布

3.1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的病原特性

圖1. CSFV病毒粒子和基因組結構示意圖(Moenniget al., 2012)

圖1. CSFV病毒粒子和基因組結構示意圖(Moenniget al., 2012)

圖2. ASFV病毒粒子和基因組結構示意圖(吳曉東)

圖2. ASFV病毒粒子和基因組結構示意圖(吳曉東)

3.2經(jīng)典豬瘟和非洲豬瘟在我國的流行分布

圖3. 不同CSFV基因型在我國的分布(Luo et al., 2014)

圖3. 不同CSFV基因型在我國的分布(Luo et al., 2014)

我國首起ASF疫情發(fā)生在遼寧沈北區,第二起發(fā)生在河南鄭州,第三起發(fā)生在江蘇連云港海州區,第四起發(fā)生在浙江省樂(lè )清市。依據B646L/p72基因,引起首起ASF(遼寧沈北區疫情)的病毒屬于基因II型,與目前在俄羅斯和東歐流行的格魯吉亞毒株(Georgia 2007)同屬于一個(gè)進(jìn)化分支。后面三起的ASFV基因型尚未公布。

來(lái)源:《動(dòng)物防疫一線(xiàn)》2018年第5期